千岛湖下的古城是怎么回事?

千岛湖下面的确有座古城。诡异的是,20 多年前,有一起震惊世界的千岛湖惨案,32 个人离奇消失在湖面上,无数人谣传,是地下古城的水鬼在作祟。

千岛湖水下古城
千岛湖水下古城
1994 年 4 月,千岛湖派出所民警丁宏,去到湖边,骑上摩托艇。他不知道,这次稀松平常的巡逻,将导致他参与到一起震惊世界的大案中。

更没想到,由于案件过于灵异,让原本前途一片光明的丁宏,下决心摘下警徽,进入杭州灵隐寺出家念佛,下半辈子只为那些枉死的冤魂超度。

清晨的千岛湖,碧波浩渺,雨雾朦胧。丁宏驾驶着摩托艇,行驶在湖面,百无聊赖看着周围一切。这个时间,自己本该在被窝睡得正香,不知道今天领导搭错哪根筋,非要安排提前到岗,尽快完成巡逻任务。

途径黄泥岭,丁宏略感轻松,巡逻完这片水域后,他便可以调头返航,回所里好好补个觉。正打着哈欠,忽看到前方雾中,闪出奇怪光亮。

丁宏心中疑惑,开足马力冲破雨雾。先是闻到一股刺鼻的焦臭味,紧接着,一艘完全被火焰吞噬的游船,缓缓从雾中浮现。冲天的火光伴着滚滚浓烟,让丁宏十分惧怕,刚想停下摩托艇准备上报,仔细看去,这竟是自己哥们,老严所工作的游船。游船高速向前行驶,丁宏硬着头皮,尝试靠近船体,但剧烈高温,将他拒之数十米外。他大喊老严名字,但见船里空无一人,匆忙看向船头编号,拿起对讲机喊到:

「报告!海瑞号在燃烧!」

很快,消防人员驾驶摩托艇,渡船载着消防车,一同赶来,合力将海瑞号包围。数道水柱喷射而出,紧急压制火势。指挥中心不断强调着,船上有二十四名中国台湾旅客、两名导游、六名船员;大火扑灭后,一定要第一时间展开救援!

火势逐渐减弱,丁宏跟着几名港建人员,迅速跳上滚烫甲板。大火之后一片狼藉,但船上原本三十二个人,全部消失不见。

「是不是发生火灾后,他们全都弃船逃生了?」一名港建人员说道。

丁宏看着手边被烧焦,但又纹丝未动的救生衣和救生圈,心中疑惑

「如果是跳湖逃生,穿上这些救生装备,不过几秒钟,但为什么这些东西,一件都不少?」

丁宏背后升起一阵凉意

「船上空无一人,也没人跳湖逃生,老严在内的三十二个人,究竟去哪了?」

△ 扑灭火的海瑞号
△ 扑灭火的海瑞号
奇怪的尸体

一瞬间,丁宏脑子里想起最近千岛湖流传的鬼事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「湖底有座千年古城,有水鬼专门在湖面寻人……」

岸上有不少围观群众,对着游船指指点点,丁宏听到这话后,点了一根烟,强作镇定。

老严从小到大,都是丁宏耳中别人家孩子。小时候,老严比自己学习好,长大后,老严赚的还比自己多,因为老严,自己没少被父母说道。虽然两人时常暗自较劲,但也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,丁宏现在走上警察的道,也跟老严小时候,常借给他侦探连环画有直接关系。

现在,丁宏每天在派出所里接到的案子,不是张二婶丢只鸡,就是老王家走丢狗。虽总想破大案,以此来证明自己,但实在不想,第一个参与的大案,竟要跟老严有关。

寻找失踪的三十二人,成了警方现阶段工作首要重点,因为涉及中国台湾旅客,这起事件被层层重视。在丁宏强烈申请下,他也被安排参与搜救任务。丁宏以公安名义,组织附近有摩托艇的群众,对湖面进行拉网式排查搜救。可在搜寻之初,状况频发,几辆摩托艇突然损坏,又有驾驶员不断落水。到了深夜,老吴和小余又脱离队伍,消失不见,丁宏转过头寻找,发现两人正在湖中扑水,大呼救命。

好在救援及时,两人被托至岸边,但已吓到瑟瑟发抖。丁宏再三询问情况,两人才磕磕绊绊的称,一只手拉住了自己脚脖子,一直被往水里拽。

听到描述,所有人心悬了起来,古城水鬼的传说又愈演愈烈。这些人开摩托艇,靠着拉载游客赚钱,免不了和湖水打交道。但最近一年中,常见到湖面飘上来死尸,溺死者又多是他们的同行。

听到这种和自己切身相关的传闻,免不了更加惧怕。现场有好几个人当即表明,不在参与下面的搜救工作,也有人称,最近就把摩托艇卖掉。丁宏并不勉求众人帮忙,只是考虑,老严是不是也遇到同样的事,被水鬼拉下了水?

此后,一连几天过去,不论是丁宏的摩托艇队伍,还是警方组织的海陆空三军,大规模排查,均一无所获,三十二个人在间蒸发,毫无踪迹可寻。

这天一早,丁宏跨上摩托艇,准备新一天的搜救,突然接到领导通知,三十二个人找到了……

丁宏作为第一个进入现场的警察,奉命赶赴淳安船厂只认。当他到达地点时,工人正围着海瑞号不住拆卸。

海瑞号一二层是客舱,第三层下面有一层底舱。此刻,底舱一片钢板被拆下,抽水机正抽排舱内积水。

随着舱内积水逐渐减少,腐烂血腥的味道愈发浓烈,尸体逐个漂浮在水面,情况惨目忍睹。警察、法医纷纷冲入仓内,小心翼翼将尸体抬出。

丁宏心在胸口悬着,捂住口鼻,虽然眼前的气味与画面,已经可以基本判定事实,但他心里还是抱有一丝侥幸,胆战心惊的前走。所有尸体均被严重烧毁,表面脂肪已经油化。他赶紧去找老严的下落,在尸群中来回看了半天,没有一具能完全看清脸,但还是靠着几处特征,认出了老严。

丁宏一时间有些发昏,当看到,法医在触碰尸体,老严的肉就像干枯的树叶,一片片落下来时,已实在忍受不住,躲在一旁狂吐不止。

所有尸体被抬出来,法医上前,编号、拍照、固定位置,并将遗物登记,三十二具尸体全部找到,原「海瑞号」所有人员确定全部死亡!

台胞在千岛湖离奇死亡的消息传开,震惊海内外。各国记者蜂拥而至,党中央、国务院亲自过问,责令公安部及浙江省人民政府,尽快查清事情真相,妥善处理善后事宜。

当专案组架着丁宏,在船上指明现场时,他已经没有一丝力气。眼前的一切,仿佛在无休止的旋转,让他一时无法忍受。他甚至开始想念,平日帮邻居们找鸡找狗的无聊日子,因为和所谓大案相比,这些无聊,竟是如此可贵。

老严的死,到底是是意外、凶杀、还是水下古城的水鬼作祟?!丁宏心下笃定,无论如何,也要为老严查明真相。

△ 千岛湖水下古城
△ 千岛湖水下古城
大法医

按理说,当火灾发生后,堆满燃油的底舱,应该是最危险的地方。可三十二具尸体为什么集中出现在哪里?

在悲痛之余,丁宏最近几天,一直苦恼于这个问题。

他看着派出所不远处的游船客运码头,原来的工棚被改造成简易灵堂,遗体按从被发现的序列排号,依次摆放在此处。两辆大卡车,轮番从杭州运送来冰块,为尸体防腐降温。40 个木匠,用金丝楠木连夜加工了 32 口棺材。棺材被半悬挂着,馆内装满冰块,遗体放在棺材板上面,既能降温,也便于家属相认。

从尸体发现那天起,遇难者家属陆续到达现场,每日都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。可最让丁宏难以接受的,还是老严的父亲,他拿着儿子的遗像站在尸首面前,既不哭泣也不说话,只是木然看着儿子。要是有法医想来解剖,便拉开架势张口就骂,任谁也不能动他儿子一下。

晚上,丁宏带了些酒菜,去到老严父亲身边。三杯酒下肚,老严父亲再也难绷住,呼天抢地嚎啕大哭,直称就是自己害死了孩子。

原是几十年前,为建水库,县政府给严家规划了新住所,限时搬离。住在古城的老严父亲本以为,自己家与发电站相隔甚远,并不放在心上。可没想到,大水来的如此之快,临到头只能草草收拾后举家搬迁。但自己及古城各家人的祖坟,却还没来及迁移,便全泡到湖水之下。

此后,怪事接二连三发生,当年的邻居们,要不因住房失火烧死,要不就是落入湖水溺死。事情发生的多了,大家都找老严父亲来问,是不是撞上了什么邪。

老严求神问道,才明白,因为没来及迁移祖坟,现在惹上大祸。祖先们都住在水下古城里,虽想念子孙,但又被水所困;所以每当古城门打开的那天,便来阳间拉子孙入水,好让一家人在湖底团聚。

此后,老严父亲和他的邻居们,除每天早晚都要给祖宗牌位供香外,逢初一十五,还要在湖边祭拜,以图家宅平安。本来相安无事了几十年,没想到最近,湖上事故开始频发,水鬼的事情,再次流传开来。

老严父亲的话,让丁宏也打了个冷颤,他难以安慰这位情绪崩溃的父亲,只默默陪他喝到半夜,就近回到派出所睡去。梦里,丁宏见到老严在大火中逃命的场景,丁宏不停问起老严,究竟发生了什么,老严不答话,只是在底舱中奔跑,突然一只手从船底伸上来,抓住了老严的脚,丁宏想要营救,但不知怎么,自己也动弹不得。低头看去,一只同样被烧至焦黑的手,死死抓住自己,那只手背后的人,正是老严的父亲。

丁宏从梦中惊醒,此刻天已经大亮,赶紧洗了把脸,去到简易灵堂。今天是遗体火化的日子,丝毫马虎不得。杭州灵隐寺主持继云法师,早早在此等候,为一会超度仪式稍作准备。丁宏还未走到灵堂,便模糊听到,一群人叽叽喳喳,像是在激烈争吵。

法医和受害者家属分出了两个阵营,以老严父亲为首的受害者家属,被众警察阻隔在外,向里面愤怒大喊

「那是我儿子!你不能动他,那是我儿子!!」

见丁宏来了,老严父亲便赶紧扒住他,情绪异常激动

「丁宏,你快进去!他们要对我儿子动刀!」

丁宏一头雾水,钻进两层警戒线,见灵堂内,一位身材高大,器宇不凡的老法医,正提着老严胳膊,缓缓向下划。在他身边,省公安厅领导一字排开,毕恭毕敬看着,不时还有级别较高的人,为他递刀擦汗,打打副手,神色紧张无比。

从案发到现在,此处几乎聚集起浙江省所有法医,昼夜忙个不停,丁宏虽不说全认识,久了也看出了脸熟。但这位老法医,丁宏也是第一次见到。

丁宏向所长问起:「张头儿,这人是谁?」

张头儿使了使眼色,让他不要多嘴。

「桡骨和尺骨下横行骨折」老法医手持解剖刀,继续划向肉内,露出骨头伤痕。

「这是被害人生前,在半高处被人从背后推了下去,两手用力按压在地,所产生的骨折」

老法医将解剖刀抵还,从头到脚仔细检查着身体,嘴里不停嘟囔着奇怪,向身边某领导问道

「32 个人的碳氧血红蛋白检验做了吗?」

前几天还趾高气扬的领导,看着这位老法医,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面对他的问话,止不住紧张。

「您来之前都做了,只有三名受害人,死于一氧化碳中毒,其余全是烧伤致死。」

「烧伤鉴定呢?」

「一到四级不等」

「这就没了?」老法医冷冷地看着这位领导,语气似有些责备。领导不知如何回答,汗珠从他侧脸颊下滚落,就连丁宏看着,都莫名替他紧张起来。

老法医将橡皮手套脱下,递给正紧张的领导,自顾说着:「我观察在场男性死者,都是头部烧伤最为严重,胸部以下、和下肢烧伤程度较轻,甚至没有烧伤,其中几具男尸,颅骨已被烧至碳化,头骨完全破裂,这难道不奇怪吗?」

领导只是低着头,并不答话。

丁宏若有所思,想起童年时看的侦探连环画,突然开口说道:「火是从下而上升起,所以被灼伤的尸体,下肢烧伤较为严重,头部少有烧伤。可这几具尸体,火都是从上向下烧,这并不符合常见的火势规律!」

所有人视线集中在丁宏身上,说完后,丁宏想起当年借给他连环画的人,现在已成了一具焦尸,心中悲伤不已。老法医欣慰点头,问道:

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

丁宏还在暗自神伤,突然被这么问起,一时还没回过神。

「他叫丁宏,本地人,人熟路也熟,如果陈主任破案期间,需要个助手,我看他最适合不过!」张头儿看出老法医意思,赶紧将话头接起。

老法医很是满意,示意丁宏跟自己过来。

△海瑞号
△海瑞号
海瑞号疑云

在所长一阵眉飞色舞的介绍后,丁宏才知道,原来这老法医叫陈世贤,是公安部指派过来的中国首席大法医,也是本案专案组组长。他曾在浙江省公安厅任过职,现在省厅里很多大领导,大多都是当年他的助手、组员。

「怪不得这么多领导对他毕恭毕敬,他说话时,旁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。」丁宏看着陈世贤背影,暗自思忖。

此时,众人已来到海瑞号游船下,陈世贤看到游船底舱,有个一个见方的方洞。

省公安厅厅长介绍道:「当初为把尸体运出来,就在这开了个口子」

陈世贤一马当先,俯身钻进洞,留下众多领导面面相觑,虽脸上挂着不好意思,但也只好跟着一个个进去。

纵使从小生活在水边,底舱内的湿气,也让丁宏十分难忍,且残留下的焦糊味十分呛人,引得众人在里面不断咳嗽。

丁宏粗略看去,底舱上方被烧的通体黝黑,钢板顶已经弯曲变形,油漆全部脱落。虽然尸体已全部被抬走,但法医在尸体原有地方画下了记号,看起来一目了然。不过,地板上的红色油漆没有被烧坏,这个现象,跟刚才分析的尸体下身烧伤较轻,有同样疑点。

陈世贤再往里走,发现了大略三到四米的油箱,厅长赶紧解释道:

「为了保障安全,油箱里本来还有一箱油,我们全给抽掉了。」

陈世贤也不搭话,抬头看去,油箱右侧,有一处向上通道,通道上面有个方形出口,看这样式搭配,这里本该有个梯子。

「还记得刚才个手臂骨折的尸体吗?如果他被人从上面推下来,这个高度所造成的伤势,应该刚好符合。」陈世贤一边用手大致比量着高度,一边说着。

丁宏看着周围,地板已经被烧掉,钢管也微微变形,看着钢管变形的状态,心中预测此处的火温,至少达到 800 度往上。

陈世贤好似看出了丁宏的思考,嘴角微翘问道:

「小丁,你有什么看法吗?」

丁宏赶忙回道:「通过钢管的弯曲程度,和地板的被灼烧痕迹,恐怕此处就是起火点。」

陈世贤暗暗点头,证明丁宏的话也是他心中所想,张头儿赶紧上来补充

「陈主任,这个地方有两具尸体,烧伤也是最严重的!」

下午,专家组聚在一起,丁宏在陈世贤特批下,也获准参加会议。从案发之初,丁宏就把自己所有疑点,记在一个小本子上。众人七嘴八舌聊完后,陈世贤称道

「我有几个疑点,第一,是船上配有的消防设备,如消防栓都没有用上,而且救生衣和救生圈只少了一个。第二,船底舱有个向上通道,我刚才调查过于海瑞号相类似的游船,每艘船底舱口处,都配有一个铁梯子,这东西很沉,估摸得有 70 多斤重,不会因为大火而消失。第三,也是最关键的疑点,为什么船上所有三十二个人,都集中在底舱?」

丁宏笔记上的疑点与陈世贤不谋而合,在陈世贤说完后,紧接着丁宏又补充道:

「死者中,有我一个好友,是海瑞号的船员,他水性非常好,能游好几千米,在大火发生后,三十二个人居然没有人选择逃生,这非常奇怪。」

张头儿轻声咳嗽,暗示丁宏不要随意打断大领导的话。

丁宏丝毫没有领会,脑海里想到了老严,从小在自己身边,有说有笑鲜活的人,现在变成瞪大圆目,不肯闭眼的焦尸;不禁眼眶湿润,轻柔了一下眼。此刻,丁宏心中依旧惦记着水下古城的传说,但警察都是无神论者,自己这层担忧,一旦说出来不免糟人耻笑,先前想去后,还是决定暂时憋在心里。

散会后,天色已晚,丁宏已经好几天没回过家,身上早就发臭。张头儿特批丁宏,赶紧回家洗个澡,好好睡一觉,免得给自己派出所丢人。

派出所离丁宏家较远,平日都是坐船上下班,现在这时间,船是肯定没了,巡逻的摩托艇肯定不准私用,只能靠码头附近的黑摩艇回家。老吴专职无证驾驶摩托艇多年,见丁宏过来,立马满脸堆笑迎上前去,也不讨价,直接按最低价送丁宏回家。

一路上,虽老吴嘴上叨叨个不停,不断讲着现在传闻的水鬼,丁宏却疲劳至极,丝毫没有聊天的欲望。临近岸边,丁宏刚想掏钱,不料水下伸出一只手来,死死抓住丁宏脚踝。

丁宏一惊,浑身寒毛立马竖了起来,使出全力挣脱,但这手力量实在过大,根本甩脱不掉。

「有水鬼!」

丁宏大声喊出,也许就是这一嗓子卸了力,整个人被拽进水下。水下阴暗无比,只觉无论如何都挣脱不掉这只手的束缚。他已然憋不住气,呛了第一口水,只觉得眼前一黑,缓缓闭上眼。

△千岛湖水下

水鬼

丁宏醒来后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,他躺在自床上,周边围满了人。丁宏父母万幸儿子没事,开摩托艇的老吴也长出一口气。

原是昨晚丁宏晕倒后,及时被老吴救上岸,这才保住性命。丁宏直称,自己遇到了水鬼,他有一股很大力量,将自己从摩托艇拽到水里。事到如今,连同丁宏自己都相信,千岛湖的水鬼传说是真的!

丁宏赶紧回到派出所,见陈世贤正研究尸检报告,慌忙称道

「陈主任,千岛湖下面有水鬼,专门袭击湖面上的人!海瑞号三十二人死亡,会不会和水鬼有关!」

陈世贤有些不可思议,看着丁宏,像是在瞧着一个精神病人。

「我可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说,如果你看到什么奇怪的事,那一定有人在故意搞鬼」

「可昨天我晚上,我确实亲身经历了!在水面,有水鬼抓住了我的脚脖子!」丁宏情绪激动。

「你亲眼看见了水鬼了,还是只是被手拿住了脚踝?」

在陈世贤不容置疑的语气下,丁宏情绪也平缓了很多,昨天水里伸手不见五指,自己除了感觉到有被手抓住脚踝,其余什么也没见到。

陈世贤见丁宏安静下来,递给了他一杯热水。

「我解剖过上万具人体,到头来结论只有一个,就算我能看懂五脏六腑,也没办法看透人心,人心叵测的恐怖,可远远胜于一切鬼怪。」

丁宏正琢磨着陈世贤的话,几张照片便被推到他面前。

丁宏拿起照片,均是法医拍下从尸体上取下的证物,有金银首饰,也有相机手表。

陈世贤淡然道:「这些都是从死者胸罩、内裤、袜子里拿出的东西,这些大多是些贵重物品,其中还有被烧到只有残角的照片,你说说,为什么他们会把这些东西,放到这么隐秘的地方?」

丁宏一时难以作答,只是想到小时候,老严给自己看连环画的时候,也是习惯先把书藏到袖子里,再偷偷塞给自己。想起物是人非,丁宏一时间无比难过。

「当年老严就是怕他爸发现连环画,我猜他们藏这些贵重物品,也是怕人发现吧?」

陈世贤点头「你说,他们怕谁发现?」

丁宏略加思索,一个想法猛然跳出

「劫匪?!这三十二个人遇到了劫匪!」

陈世贤点头,继续拿出照片,每张照片中,尸体姿势各不相同;有人仰卧,有人侧卧,有人俯撑,有人坐着,还有人下跪。其中女人集中在底舱后面,男人靠近入口。

「他们在干什么?」丁宏疑惑

「防御,他们在预防第二次袭击……」陈世贤说话微颤,像是联想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,简短停顿后,又继续说道

「他们把外套都脱了,说明空间狭小,温度很高。有对夫妇相互搂抱,一位手指头以扣入木板里,可见当时痛苦,但是面对如此巨大的死亡恐吓,为什么没有人站起来反抗呢?……」

丁宏想起最近的水鬼传说,突然豁然开朗

「如果,这游船的上的人,和千岛湖传说的水鬼一样,是有人在故意捣鬼,导致大家是被骗了呢?!」

「你是说,劫匪故意将三十二个人,骗到游船底舱?」陈世贤问道。

丁宏点头,陈世贤脑海里构建出画面,线索接连亮起,一步步逼近真相。

△中国首席大法医——陈世贤

真相

结合各方面情况了解,综合分析,第一,我认为这是起抢劫杀人事件。游客没有在甲板,反而去了底舱,说明他们遇到了威胁。劫匪谎称只要财,不要命,稳住旅客反扑逃生的念头,并把他们集中在底舱。

其次,劫匪能威胁三十二个人进入底舱,说明他们手中,持有危险武器。三十二个人进入底舱,空间窄小,人员拥挤,温度很高,舱里人都脱去了外衣。此刻,游客将身上贵重物品,藏在身上隐秘部位。而当他们明白,劫匪不仅要他们的钱财,还要索命时,一切都晚了。劫匪居高临下,控制整个局面。危机时刻,三十二个人开始布局防御,男性站在前面,女性站在后面,所以站在前面的男人,烧的严重,死的也快,站在后面女性,烧的轻,死的也慢。根据血检里发现一氧化碳含量,预估是在大火燃起后半小时内,舱内人陆续死亡。

最后,海瑞号使用的是柴油,不是汽油。但刚才我接到同事发来的分析报告,底舱残留物中,含有大量汽油成分,我认为,这是劫匪早有准备,从外带上船来。

陈世贤在专案组会议中高谈阔论,将所有分析合盘拖出,并补充称

「还有,劫匪人数不会太多,应该只有两三个」

「为什么?」张头儿身体前倾,疑惑问起

「如果人数多,劫匪应该会选择搜身,但我们发现,游客藏在内衣、袖口里有很多贵重小物件,说明劫匪并没有能力搜身。这点说明,他们并不具备人数力量。」

丁宏被陈世贤的分析完全折服,内心之激动,不下于小时候第一次看侦探连环画。

「还有,再补充一点,劫匪应该是本地人,结合被害人死亡时间,以及海瑞号游船发船时间,施行抢劫的地点,应该是千岛湖最宽的水域。此处,来往船只很难发现并救援。由此推测,犯罪分子在施行抢劫前,制定了严密计划,对千岛湖地理位置非常熟悉,这不是外地流窜犯能做到的!」

丁宏今天算是开了眼,原来一名法医,同时也强大的侦探。通过现场、尸体、物证、文证检验,研究死亡原因,分析作案过程与手段,不仅能确定案件性质,同时也能锁定侦查范围。

但陈世贤分析后,仍对一个问题抱有疑惑

「海瑞号是千岛湖两艘游船之一,速度很快,劫匪是怎么上船的呢?」

丁宏想起以前,自己在湖面巡逻时,有时候会看到老严在船上,两人还能彼此打个招呼;便在会上脱口而出到

「摩托艇,在本地很多人有摩托艇……」

凶手

寻找千岛湖的水上摩托艇,没有人能比常年在湖面巡逻的丁宏,更有发言权。

很快,丁宏通过走访得知,有个老乡,前阵子借出一把猎枪,还回来时,新枪栓被换成旧枪栓。丁宏瞪大眼睛,赶忙追问

「谁借的枪!」

「拉黑摩托艇的老吴……」

当天下午,大批警察闯入吴黎宏的家,老吴刚在局子还没蹲半天,侦查人员搜寻的证据,如雪花般飞来。案发前,吴黎宏曾购买过大批炸药和猎枪子弹,还有一桶汽油。目击者称,案发时,发现他骑着摩托艇,载着两个人进湖,并在案发后,老吴眉毛有烧焦的痕迹……

警方很快传唤了,案发当地和吴黎宏一起进湖的两人,余爱军、胡志翰。

面对铁证,4 月 17 日凌晨,在案发 17 天后,三人先后交代了案发过程与动机,丁宏在一旁听着,不禁倒吸口凉气。

1994 年 3 月 31 日,手头发紧的三人,决定共谋抢劫中国台湾旅客,所搭乘的「海瑞号」游船。

他们将汽油桶,枪支拿到摩托艇上,子弹和炸药绑在小腿和腹部,用外衣盖住。用丝袜剪出几个洞,套在头上蒙住面,然后开到大猴岛附近等待。

等待海瑞号过来,老吴将摩托艇速度和海瑞号相同,不断向其靠近,余爱军和胡志翰翻阅海瑞号栏杆上船,老吴将摩托艇绳子挤在栏杆上,也跟着跳上船。

「只要把钱交出来,乖乖配合,我保你们性命!」

老吴拿着猎枪,指向船上三十二个人,为了震慑,还向天空开了一枪。游客不敢反抗,将包全部放在地上。

余爱军、胡志翰将底舱门打开,命令所有人进入。三十二个人低头进入,老严是走的最慢的那个,被老吴狠狠推了下去。所有人被困后,那把铁梯子,也被老吴抽走。

底舱湿气很重,又炎热难耐,大家身处其中,很不好受。劫匪们在船上,把所有旅客的包搜了一遍,集中在一个包里。但他们拿完钱财,下一步计划,便是杀人灭口。

他们三人知道,游船底舱里有油箱,最省时省力的办法,便是把油箱炸掉,让船沉入湖底。老吴先扔出一捆炸药到底舱,但没有响。

底舱的人,看到这哑火的炸药,瞬间明白了三人意图,

「不好了,他们想致我们死地!」

男人们集中在底舱口,准备反击,没想到,第二捆炸药又来了。

「轰隆……」

紧接着,胡志翰将身上炸药取下,扔出了第三捆……

再次巨响下,底舱内燃起了熊熊烈火,悲惨叫声响彻天际。见船并没有按照预定计划炸沉,于是老吴从摩托艇上,搬来一桶汽油,一股脑倒了下去……

海瑞号猛烈燃烧,三人依次上艇,当晚便把所枪财物瓜分。

这些画面,在丁宏脑海中过了一遍,不禁汗毛竖立。他无法相信,身处大火中的人,是何其痛苦…

△千岛湖惨案遇难者照片

最终,三人在所谓悔恨中,被判处死刑。此后,再也没有人见过,水下伸出手拉人脚脖子,导致莫名有人溺死的事。

所谓千岛湖水鬼的传说,在三人落网后,也不复存在。

丁宏想起,每次遇到水鬼,总会有老吴存在,或许这个鬼故事,也是三人抢劫杀人后,编出一套鬼话,以便为自己洗脱嫌疑。

虽然他不知道,那次老吴他们,将自己拖下水后,为什么还救上了案。但是从案子结束后,丁宏每次做梦,都会看到老严和三十二个人在火中惨叫的画面。这让他愈发难以承受,总觉得心中有什么孽障未消。精神不断萎靡下,便辞了警察工作,到杭州灵隐寺出家当了和尚,每天青灯木鱼,清心寡欲,再不想理这世俗凡尘。不过念经之余,心中所想的,总是陈世贤跟他说过的那句话:

「就算我能看懂五脏六腑,也没办法看透人心,人心叵测的恐怖,可远远胜于一切鬼怪。」

注:以上故事,除陈世贤外,人物名称均为化名。

来源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7211139/answer/1373860489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